露露杏仁露

[repo]イトヲカシ中央突破リリイベ大阪東京

觉得我以后肯定有很多寂寞的想回忆这两天的时候,所以当做日记一样写出来方便以后给自己回忆。

写写删删,总算流水账一样地写完了。

因为关注我的姑娘基本都是阿拉西饭所以我也再说一次啦,那边基本出坑了以后应该也不会发相关翻译了,大家取关也没关系的,谢谢关注我这么久。然后我现在发的repo是一个叫イトヲカシ的二人组合,如果有兴趣去听下他们的歌的话我会很开心的。

第一天。大阪难波OCAT。

开始之前若松桑一直在一遍一遍宣传,对我们来说认识了好几年的itwks,对路边路过的其他人来说也只是一个名字奇怪的男性组合,广场上有很多练舞的小哥哥小姐姐,不知道他们之中有没有人也有些粉丝,但对我们来说他们也不过是在广场上看着反光练舞的普通人而已。

然后若松桑说现在要彩排一下了,他们就穿着宣传照的衣服上来,唱了stand by me,champagne supernova,夜空のムコウ。夜空のムコウ他又把那个ら加上了,大家笑,lefty桑也笑。

唱champagne supernova的时候到一半,歌词先生下去和staff弄调音去了,就lefty桑一个人在台上弹间奏,然后到该唱的地方了,歌词先生也不在,我就想lefty桑会不会唱两句呢,结果lefty桑看起来好像唱了,但是没出声,开始以为他的麦没开,但是歌词先生一回来一唱,lefty桑给他和声,麦是有声音的。

唱完之后说smap最近话题性挺那个的,不过他们自己也是很喜欢smap的。然后又说这几天也有个大家都在说的话题,大概是说小林麻央主播去世的事情。好像是说世事无常,在活着的时候要好好努力之类的,我记不太清了。

其实觉得最近网络上很不太平的。看到一位很久没联系的朋友说,大家疯狂转这些,就会觉得,这是你们不正义的人生里突然冒出来的一点点正义感。我觉得说得还蛮贴切的。

跑题。然后他们下去了一次,到开始的时候若松桑说“itwks的两人要出场了,有请!!”感觉他像春晚主持人,有点好笑。

第一首是东方见闻rock,好久没听二人编成版本的这首歌了。比起live house的乐队版肯定声音是单薄了不少,但是又有种很…就是很生(nama)的感觉。没想到会唱这首,因为不是新碟里的,可能是比较能调动气氛吧。还听到了lefty桑喊的ご一~緒に。因为声音单薄了些,歌词先生的声音就又大又清晰,他唱得特别用力,如果第一句高音有点虚,第二句就用更大力地吼上去。让我有一点担心。

然后mc了几句,说专辑名的中央突破,不是说现在开始决定中央突破,而是一直都是想着这样做,这次有机会借专辑名表达出来,从今以后也要继续中央突破的意思。lefty桑这句话的时候也跟着歌词先生一起手指向前方。

然后唱了あなたが好き。lefty桑的琴在右边,要扭头去看歌词先生什么时候开口。这首歌开始前歌词先生会清晰地吸一口气,lefty桑也跟着一起使劲吸了口气开始了演奏。第一次在室外的场地听这首歌。要说有什么煽情的地方,就是風のように的时候,就有微风轻轻吹着我们。我就想,可能就是这种感情吧,像此时此刻包围我们的风一样。句子短短的,唱完每一句的尾音都好像深深的叹息。然后想起了几句很虐的歌词,先不提。

lefty桑弹琴的时候,很投入所以腰压得很低,头就在麦的下面,很怕他突然一抬头撞到麦会痛。但好像其实没有撞,只是麦支得不是很稳的样子,会随着他的动作颤。

接下来唱了はちみつ色の月,还是一样的在君は今どこにいる那几句的时候左手覆着胸口声音带着哭腔。就想,是什么人会离开这么好的人,让他用这种声音这么难过地唱着呢。

最后一首是don't mind,只有lefty桑吉他一本来伴奏的don't mind可能以后也没什么机会听了吧,有种rare感。喊hang in there It's alright don't mind之前。歌词先生说这个英语有点难,不知道大家能不能学会,如果学不会也没关系的,随便跟着喊喊也很好。如果live中看见有人其实不知道英语在说啥,但还是很high地跟着喊,就会觉得お前最高——!觉得这才是live!(很好笑这里)

然后最后歌词先生吹了口琴,第一次看don't mind吹口琴,他看起来像一只啃玉米的小仓鼠。lefty桑喊:かしたろう———!我就觉得很开心,我也很喜欢lefty桑吹卡祖笛的时候歌词先生喊lefty桑的名字,喜欢他们互动,看着都觉得好开心。

本番只有这四首歌,很快就结束了,他们和大家拜拜,然后走向后台的时候,lefty桑先进去了,还伸手勾了一下好像在说“歌词太郎!这边!” 好帅。

接着我们就开始排签名了,这次没有to签,也不给握手,有点寂寞。staff在台上摆了桌子,然后拦了栏杆给我们整列。舞台上还是打的那种黄光,一照过去他们眼睛都闪闪发光的。

他俩站在一起,要先签歌词先生再签lefty桑,lefty桑那边就总是空下来。会场里在循环放中央突破这一整张,lefty桑空下来的时候就用手指节敲着桌子打拍子,动作幅度大的时候手还抬到半空中。虽然眼神凶凶的感觉什么都没有在看,但是晃来晃去很可爱。

很快就排到我们了。

上一次和他们直接说上话还是一月末kuji rock的时候。所以我想一过去先说一下名字国籍的。结果我刚过去,刚说好久不见。歌词先生就:啊!你是留学生吧!那个,haruka桑!从长崎过来!一直这么远过来谢谢!谢谢(中文)

我真的很不好了。感觉脑内空白了但是好开心啊,来来回回跟他说了好几次谢谢你记得我。然后总算没有忘记问他微博的事情,他说对不起(中文),以后会再做告知,让我们再等一下。我说没关系没关系会等的。

然后到lefty桑那边去,其实我不太知道说什么,lefty笑得很慈祥,总之和他说了名字,他就说一直以来谢谢,我说我是中国人哦,他说我知道啊!长崎来的嘛!然后我们继续互相谢谢谢谢,然后我说,我下个月要回中国啦,有一阵子来不了了。他说,这样啊,那我们会努力去中国的。我觉得有点诚惶诚恐,赶快告诉他是我会努力再来日本的。他说,うん、また来てね。我就点头点头。

觉得走下台都轻飘飘的,明明和他们刚刚说过话,却有种很不现实的感觉。

最后小夏也签完之后,我们就在广场上站着看他们。有时候有人直接打开碟让歌词先生签,可能就不太好写,他就直接单膝跪地趴在桌子上签,一边签一边上目线看着饭,眼睛瞪大,被光照得亮亮的。

Lefty桑在闲下来的时候面无表情的,很酷,饭一过来立刻进入on模式,笑得春暖花开的。觉得Lefty桑笑起来眼睛眯眯的,特慈祥,特喜庆。单说五官的话我觉lefty桑比较帅其实(诚恳)。

快要签完的时候,staff把围观的我们重新赶到场地里,最后签完了,他们在台上喊了谢谢大家,很酷地下到后台了。然后staff就那么把我们关在栏杆里…直到他们俩收拾完又走远…才放我们出来,是怕我们扑上去吗…

有妹子和他们喊了おおきに,歌词先生回头喊了一声ほんまええな。

结束之后,桃桃带我们吃了好久没吃过的麻辣烫,晚上我坐新干线去了东京。本来只想去大阪一场的,后来又想自己要回国了,不知道下次这样面对面说话是什么时候,如果有什么没说的后悔,就要后悔好久好久了,所以努努力东京场也决定去了。


第二天。东京立川立飞啦啦宝都。

很晚才到了收留我的卡卡家。第二天很早就出了门,转了很多辆车,总算到了啦啦宝都(很想这么叫一下)。这个地方他以前也提过,其实每次我去东京都很亢奋又伤感,坐山手线一站一站都在想,啊,他也曾经在这站下过车吧。

这种时候就觉得他离我意外地近。等地铁的时候裙子被风吹起来,脑袋里就想起一个人的世界的歌词,一个人的地铁月台,穿堂风,我也可以和他有这种共感的瞬间吗。但是其实很害怕这种让我觉得他也是普通人的瞬间。

前几天NMB那位爱豆出事的时候,有人在一条微博评论里说,难道你们粉爱豆只是为了艹她吗。

我想,不是这样的。大家为什么难过,其实是不愿意知道自己神坛上的,也只不过是个会爱人会恨人的普通人。当然他不是爱豆了。但是偶尔这种时候,我会觉得我也不太愿意承认他是普通人。

会场上是草地,下过雨踩上去软软的,有点渗水,旁边有个喷泉,好多小孩子在玩。我们坐在长椅上等了一会儿,有个在做声优也在做歌手的小姑娘今天也在同个舞台发售活动,在itwks之前,唱得还不错但是也没几个人看她,长椅上坐着的都是itwks的饭,稍微有些感慨。

若松桑今天也很好笑,开始拿着盒奶在那里吸,员工牌挂在屁股上,像歌词先生的御守一样。我们站好了之后,他也要向路人介绍,就拿着麦克在那边说“今天在这边举行的是itwks这个双人组合第一张full album中央突破的发售活动,专辑里的歌startline…”(转过头读海报)“是日本工学院的cm…”大家都笑了。

后来他说itwks要彩排一下了。他们俩就上场了。这次彩排的歌是チェリー,champagne supernova,青いベンチ。

一上场lefty桑说今天晴了真是太好了,歌词先生说是啊,早上还下雨很担心,查了一下是露天的,但是舞台不露天,如果下雨了就只有观众被浇了。lefty桑说就很不fair。

后来他们问有什么歌手是立川发,下面说赤い公園,歌词先生就笑,哼了两句,lefty桑说わかんないわかんない,ムリムリww。然后说红色公园不行但是蓝色长椅行啊(这个思考流程也是很可爱)于是就唱起了青いベンチ。我还是第一次听他们彩排唱这个,真是好好听,结束的那里lefty桑吹了一段口哨……太帅了,这是什么野性的气息……はぁすき(划掉)真的太帅了!

吹完之后lefty桑自己好像有点不好意思,哈哈哈哈地笑了一下(宫田:八八八八。)然后他们就又下去啦。

若松桑在那边又开始拿着麦克介绍“itwks的live还有六分钟开始,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了来看一看”(安定地读海报)

马上要开始了的时候他又“itwks的live还有30秒开始!”大家都笑了起来。

这次的曲顺和之前变了很多,是startline,あなたが好き,はちみつ色の月,thank you so much。是第一次听startline的两人编成,果然还是很好听。

中间这两首就没什么好说的,还是很神。

thank you so much的时候lefty桑喊“hey!”的时候破音了,卡卡瞬间笑场笑到要蹲下,我也笑死了。

四首歌真的好短,但是这种开放式舞台觉得声音能传很远,很开心。

Lefty这两天总喜欢瞎指人,就是歌词先生说谢谢你们来的时候,lefty就随便伸手去观众席里指那么三四五个人,也不知道他看见了什么ww
卡聚:他可能想说不定就指到饭了呢hhh

之后就还是像前一天那样开始排队了。天有些阴阴的,舞台的灯关掉了,看他们看得不是特别清楚。旁边喷泉玩水的小朋友的妈妈有带着小朋友来买碟排签名的,这种真是最让人开心的了,本来不知道的人因为live买了他们的碟,我们看着也跟着高兴。

今天不知道是不是有些累了,lefty桑很频繁地喝水,歌词先生有瓶水放在脚边,却没怎么喝,一直在喝monster,喝了两听。心里涩涩的,有些担心他,在喝能量饮料是不是因为累了,总是到处飞来飞去,新干线坐来坐去,怎么可能不累orz觉得有点难受,希望他更爱惜些自己。

排队的时候若松桑一直在搞笑()让人怀疑他是不是想暗自吸粉()。本来台上有个姐姐举着碟站在旁边,后来她可能有事情走开了,就换若松桑去站着举碟,我们注意到的时候,他把碟贴在了自己的胸口,一脸严肃目视前方。

我们:???????
后来他拿下来才知道是用一个环状的胶带贴上的。后来他又贴到手上举着,现场看真的特别好笑…他还装作若无其事…不愧是搞笑艺人的马内甲…

排了好久排到。

歌词先生:啊!今天你也来了,谢谢你
我:我才是谢谢,今天也好开心。但是我下个月就要回国了
歌词:啊,你要回哪里?北京?
我:在北京北边一个叫沈阳的地方哦
歌词:沈阳!我知道!!I love blablabla
我:(没听懂…)嗯嗯嗯??
歌词:啊啦不知道吗…我还喜欢曹操!
我:(懵逼)噢噢噢(我不确定他说的是不是曹操…因为沈阳和曹操并没有什么关系)
我:歌词桑最近一直在戴项链,能给我看一下什么样子吗?
我觉得我和他说太多话了时间有点久了大概,他就很急地想给我看,结果直接从不知道为什么开着的第三个扣子那个缺口扒给我看了……白白的胸口扒开一大片……我整个人石化()连夸项链都不记得夸就点头点头拜拜然后挪去lefty桑那边了。

Lefty桑:一直以来都谢谢哦
我:我才是谢谢……
(我还沉浸在刚刚的震惊里完全不知道和lefty桑说什么好…于是lefty桑先开口了)
Lefty桑:你今天回长崎吗?
我:明天回
Lefty桑:噢噢,那好好在东京玩哦
我:好!话说冲绳东京我也会去
Lefty:噢!谢谢!等着你!!
我:> 

然后下来之后我整个人崩溃地蹲到地上()忘记不了歌词先生的胸口带给我的冲击…

卡聚拽着我去吃了饭,下去一看他们还在,我们就去围观。最后剩的就是那些我们都见过很多次的饭了,她们每个人都排了很多次的样子…

结束之后他们和大家道谢,舞台的灯唰一下开了,他们俩伸手挡了一下说好刺眼啊!

Lefty桑:谢谢大家!大家回去路上…小…心!!(破音)咳、咳…
看起来真的是累了。

歌词先生也和大家说了回去小心。
然后忘记是他们俩谁了,和大家说去喷泉玩玩水再回家哦!!大家都笑了。

最后他们下去后台的时候,lefty桑一边后退一边很优雅地朝大家一个鞠躬,那种一只手在上一只手在下的。然后歌词先生把他俩留在台上的空水瓶都回收了(感觉有四五个…)之后也跑下去了。

真的是很幸福的两天,谢谢イトヲカシ,谢谢因为イトヲカシ遇见的大家。今天发布了担当冰菓主题曲的消息,觉得人努力的话还是会有好报吧,像他们俩一样,真的有在以我们可见的速度变好,太好了,希望你们的歌能让更多更多人听到,你们值得站上更大更好的舞台。


评论
热度(13)
  1. りょう露露杏仁露 转载了此文字
    好久没看到这么多分量的lefty我好像要哭出来了...
©露露杏仁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