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露杏仁露

[repo]2017.7.2イトヲカシone man tour冲绳

缓慢地写起冲绳场的日记。

 

当天有些阴阴的,云很厚重,但是还是有阳光从云的缝隙里照下来,总结一下就俩字,热死。

 

交了饮料钱被撕了半券,一进去就看见若松桑一脸生无可恋地坐在门口,穿着件短袖衬衫,特夏威夷风情,上面印了一堆大花。进场看见里面妹子们也有人在头发一侧别花花的,还蛮可爱的,我也想要。

 

又一如既往站到他们俩中间的位置,会场里开了空调就还好,不是特别热,还有十分钟的时候taru酱上来调音,喷干冰的那个机器也呲呲呲地开始喷气,喷得看不见taru酱在哪。他穿了卷土重来那件深蓝色T,浅卡其色的裤子到小腿中间,下面一双人字拖,腰间一串钥匙哗啦哗啦。调完Lefty桑的贝斯把贝斯拿下来的时候,带子刮到钥匙哗啦哗啦的,他就低头去看钥匙,可爱的。

 

taru酱下去一会儿之后我就收了手机等开场,很快OPENING那个曲子响起来,他们就出来了。键盘姐姐把头发梳起来了,很有夏天感觉了。然后itwks也出场了,和之前几场没有变,穿着成套的那个衣服,歌词先生是稍微浅色的那条牛仔裤,和一直在穿的那双底蛮厚的皮鞋。lefty桑还是那条裤子,但是没穿马丁靴,换了运动鞋,就是在领导看地皮小视频里他穿的那双,黑色带一点白色的。

 

曲顺就也没什么变化,先是几首比较开心比较嗨的歌,twilight那个副歌部分用disco球的灯光效果可能再也看不到了,好想再看一次歌词先生看着水玉的光点的那个笑容啊。

 

几首歌下来他们就浑身是汗了,像之前音灵有樱花妹repo的那样,歌词先生刘海剪了一点,之前在九州的时候mc,他有时候刘海会戳眼睛,还会用手稍稍拨一下。这次剪了之后,眉毛都看得见了,眼睛也看得很清楚,格外的逆。光没有那么亮的时候,显得特别白皮肤特别好,整个人一笑起来特别甜特别水灵,像音灵那张很像小姑娘的照片一样,很要命了。

 

Lefty桑虽然穿的比歌词先生少很多,但是真的是狂出汗。我看到汗从他胡子往下滴,然后立刻又有一滴从脸上流进胡子里……能隐约看见胡子里蓄着晶莹的汗珠……然后他很嗨地狂甩头的时候,就能在灯光下看见甩出好多汗,像喷了一口水一样……但是完全没有那种不清洁的感觉,可能因为他皮肤很好,或者是长得帅,或者是单纯的粉丝滤镜()是那种很健康很阳光很清洁的汗()

 

可能是第二首歌左右的时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歌词先生在间奏的时候突然过去俯身贴着lefty桑耳朵说了句什么,因为音响很大很大声嘛就贴很近,感觉他要亲到lefty桑的耳朵了。然后lefty桑也没说什么,也没见他们有什么动作,不知道是调了什么。

 

我觉得,itwks两个人一起面向前方的时候,准确地说是カナデアイ这首的时候,两个人很认真地一起正视前方演奏的时候,没有注视着观众席,而是一起望着远方的时候,真的真的有种很认真的东西传达出来,有种僕らの結末なんて知りたくもない的感觉(串歌了谢谢),让人觉得他们有一心追求的东西,有狙ってる的道路,跟着他们没问题的,的感觉,莫名煽情。

 

然后有一段lefty桑过去和吉他的柴田桑激情对弹,俩人都巨嗨,狂甩头,柴田桑笑得像一朵大花儿,就觉得他们玩音乐是真的玩得很开心啊,真好。

 

还有很喜欢リズム隊的互动。觉得他们这个站位让lefty桑蛮难看到鼓手te酱的,lefty桑就总要扭头去看他,然后角度看起来很像在看歌词。所以我们以为lefty桑在看歌词先生的时候,有百分之95他是在看te酱。我很喜欢te酱的长相(突然)也很喜欢他打鼓的样子,贝斯和鼓要很默契的配合,他们有很多需要一起掐节奏的地方,lefty就扭着头看他给他示意,te酱也举起鼓槌等着lefty桑和他同时进,这种时候我就很兴奋。我觉得大家一起配合完成的音乐真的很开心,我以前学乐器的时候也好喜欢和老师合二重奏,虽然很蹩脚吧但是就是觉得很好玩很开心(跑题)

 

说起来今天看te酱戴了监听耳机,怎么感觉之前几场好像没见他戴呢。耳钉还是闪闪发光的,好看。

 

几首歌结束之后第一次MC。

 

两个人:はいさーい!!!!(冲绳方言的こんにちは)

歌词:但是现在是晚上了,こんばんは怎么说??(问观众)

冲绳民众:呃,没有诶……

歌词:啊,こんばんは就是こんばんは吗!好吧!

 

然后两个人很嗨地开始飙冲绳方言……我并不能听懂,只知道他们用了很多方言……

 

歌词先生说我知道的,你们这些人肯定都是从各种地方过来的,谢谢你们啊,从各种地方到冲绳来看我们。那冲绳的人举一下手?

结果意外的举起了相当多,他们就非常开心。

 

然后他们说,6月21号终于发售了专辑,冲绳是tour里发售之后的第一场。

大家就鼓掌说恭喜发售。

歌词先生:我们终于也是普通的artist了w那碟里的歌大家是不是已经有听了呢!

大家:耶!!!!

歌词先生:谢谢大家!不过就算没有听也没关系的,因为至今为止的tour我们都是这么过来的,如果没听的话,我就以那种让第一次听的人也能驻足的感觉,来努力地唱!なんくるないさー!(冲绳方言,何とかなるさ,总有办法的)

 

Lefty桑也跟着说了なんくるないさー!

 

然后就继续了,这次的抒情歌部分唱了宿り星,半径10m,ヒトリノセカイ这三首,开场前我和卡卡还猜这次的曲顺是喜欢你那套还是蜂蜜月亮那套,结果这两首哪首都没有唱!!

 

然后抒情歌部分结束了之后。

 

歌词:(小心翼翼)冲绳的大家还好吗!!!

大家:2333333333333

歌词:因为连着几首安静的歌我就有点担心,因为日本人很羞涩,冲绳人尤其羞涩。以前我们搞路上Live的时候,感觉大家都没怎么high起来,就和观众们说不好意思啊好像没怎么能把气氛调动起来,结果观众们说“???刚才超级开心的啊!!!”就想冲绳人可能就是比较羞涩。

 

歌词先生:冲绳是个好地方呀,蓝蓝的大海,白白的天……

Lefty桑:???等下?你说啥?虽然说天上也有云,但也不至于是白色的天吧

大家狂笑

歌词先生:额,对哦,那我改一下,蓝蓝的大海,蓝蓝的天……?(迟疑)刚刚我说白色的天大家笑了是吧?那青い海、青い空、思わずスマイル!

Lefty桑:什么鬼

 

我当时以为他是搞了个俳句……后来一想也不对啊!所以他是说了个什么……我没懂……

 

然后歌词先生说:我真的是非常非常非常喜欢冲绳,除了Live之外,私下的旅行,我来过冲绳七次,不对,可能是八次!

 

大家:诶——————————————

我的内心是崩溃的,真的,冲绳太热了……有人给我钱我都不想再去了……

但是歌词先生主动去了八次………………why you Japanese people……

 

Lefty桑:那你有什么推荐的旅游景点吗?

歌词先生:久高岛!还有たっちゅう大家知道吗?(记了读音后来查了下是伊江岛上一个像石头山一样的东西……)登上那里看到的景色特别好看,你要不要登一下??

Lefty桑:???可是我们很快就走了你是让我今晚结束了登吗?我不会在黑暗中掉下去吗?

歌词先生:噢噢噢那不可以,天黑了很危险的,大家也不可以天黑了过去哦!然后除了这两个地方之外啊……呃,我,我还可以接着说吗?

Lefty:你说吧你说吧,很不好意思其实我在Live之外私下没有来过冲绳,然后第一次路上来冲绳的时候,时间特别紧,只有四小时,你们想一下,在一个县内,只可以停留四小时哎!所以你讲吧!

歌词先生:还有那个ぬちまーす的制盐工场(查了下这个工场名是冲绳话,意思是命の塩),可以参观,这个我觉得是我参观过的工场里最开心的。

Lefty桑:制盐……是把海水唰——一下洒开那样吗!(做了个动作)

歌词先生:呃,我其实也不太明白

Lefty桑:??????大哥你不是去了吗?

歌词先生:就是看阿姨很努力地制盐,我也不太明白,但是看着好开心

Lefty桑:你这种还有参观的意义吗???

歌词先生:那不是重点!很开心啊!很厉害的!而且那个工场那个地理位置很神奇,可以透过那边看见海上有神社,真的很好,在那个地方看,有种整个人重生的感觉,冲绳真是好地方!

 

歌词先生:那说到冲绳就是夏天!接下来让这首歌给冲绳带来更火热的夏天!SUMMER LOVER!!!

 

(说实话我听到他说要把冲绳的夏天变更热……我内心感到害怕)

 

然后他们又定番地拿出自己的黑手绢们给大家看。结果歌词先生一开始找不到,

歌词:今天没有吗!!!(找)啊!有!!(捡起黑毛巾)

Lefty桑那个毛巾他一直都搭在话筒架上,全程他无数次用了那个毛巾擦汗。

 

SUMMER LOVER之后是Don't mind,今天这个曲顺看来是真的想把冲绳变更热。

 

歌词先生:请from America的yoshi柴田桑给我们带来don’t mind小故事。

 

柴田桑:Hello,I’m yoshi shibata

 

大家笑死。

 

柴田桑:我非常喜欢钓鱼,fishing,之前和taruto先生一起(他叫taruto森赛好好笑ww)从凌晨开始夜钓,一直钓到中午,也算是有些收获,然后下午我要上吉他课,开始之前读到说那种鱼很危险,但是我想反正只是钓上来了又没有吃,没关系的!结果又往下读,发现说那个鱼的黏液也很危险,用碰到过黏液的手吃饭也很危险。我一想,我们钓完鱼去吃すき屋了啊也没有好好洗过!我就怂了!课上完了学生还和我说“老师你脸色很差哎”。

 

总之课结束了之后我越想越害怕,就决定给taruto先生打个电话,结果他不接!!!我就想,莫非他已经……这我必须得去救他!得给他叫个救护车才行啊!结果没一会儿他接了,我说啊啊啊啊你怎么不接电话啊,他说???因为通宵钓鱼所以刚刚在睡觉啊?……就是这样的故事……

 

歌词先生笑死,顺便嘲讽了下taru酱很能睡,又表扬了下柴田桑这种担心同伴的精神。

 

然后don’t mind一起喊的英文,歌词先生说这次大家看了歌词本都知道是什么了吧ww

 

这场歌词先生tension真的谜之高……就是那种他心情巨好的感觉……做什么动作幅度都很大……带大家拍手的时候也是,拍得特嗨,简直海狗式拍掌……star dust之前伴奏的时候,他就一直颤抖,不是那种他平常踩节奏的抖,是像我们冬天冻得瑟瑟发抖不能控制的那种抖,幅度很小频率非常高的抖……

 

那种感觉其实看得我有点害怕,不过就好像他身体里面的能量无处宣泄蓄势待发,一到了开始唱的时候他立刻一下子爆发出来,那种感觉。

 

Lefty桑tension就还是和往常一样。话说贝斯把位怎么有那么多跨度特别大的地方啊,就从头唰一下撸琴撸到底……好帅……还是说他给自己编了比较帅的指法w

 

记不得哪首歌的时候了,歌词先生走过来,我觉得他和我对视……他一看我我就不好意思嘛,然后不好意思就很想笑……结果就是他一看我,我就突然笑死,然后我一笑他也一下子突然笑死,眼睛都眯成线了……好可爱…………当然这一段可能都是我的幻觉()

 

几首歌之后,到了share,we are!

 

歌词先生:在冲绳乘出租车的时候,司机说了一串话!结果我什么都没听懂!看来还是和冲绳有语言的阻隔!那怎么办呢!就要和冲绳融为一体!

 

这时候Lefty桑在旁边痛苦龇牙咧嘴。我就想Lefty桑怎么这个表情呢,结果就好像什么技能冷却一样……他龇牙咧嘴了半天,憋了一招大的……用那种黑嗓般的声音,非常死亡金属地喊了一句,なんくるないさ!!!!!!!!!嗷!!!!!!!!!喊完憋得脸通红。

 

然后接着很死亡金属地喊说到冲绳就是石狮子,后面我基本都没听清,歌词先生也说了几句什么,大家都狂笑,我并不能听懂- -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像石狮子一样融为一体了!

 

Lefty桑又怒喊了一句:让うちなんちゅう(冲绳话里的冲绳)和やまとんちゅう(冲绳话里除了冲绳之外日本本土人)合二为一嗷嗷嗷嗷嗷嗷!!!!!

 

Share,we are真是开心啊,感觉所有人都笑得像花一样,键盘姐姐直接站起来弹琴,歌词先生唱着唱着回头,所有人相视而笑,那种感觉真是太好太好了……享受其中的感觉……

 

然后就thank you so much,本番就结束了。安可mc这次新听到的话是,歌词先生说他讨厌final这个词,因为Live从函馆开始,函馆的live已经结束了,回不去了。今天在冲绳表演了,虽然final在东京,但是冲绳也只有这一场,对冲绳来说今天就是冲绳final了。想要竭尽全力做好每一场。

 

然后他又说喜欢冲绳,想要经常来,总是在check廉航的价格w因为ana和jal太贵了wwww(突然很真实了hhhh)

 

安可パズル的时候,因为场子比较小,光又打得很足,难得能很清晰地看Lefty桑弹琴,前奏只有右手的声部,到进左手的时候不知为何觉得好帅…………Lefty桑一边弹琴一边看歌词先生的背影,虽然知道他是要对上节奏啦,但是还是不禁好奇,在他那个视角看歌词先生会想些什么呢。之前suck a stew dry活动一时停止的时候,鼓手在推上发了张他的角度拍的主唱的照片,说,今天是最后一次注视这个背影了。当时看着觉得好难过。(不过现在他们又改名重组了)

 

(Lefty:你戏太多,我只是在想嗯今天歌词太郎状态还可以(x)

 

结束了之后他们两个上前来鞠躬,lefty桑弯得好低好低,比歌词先生低很多,是我这种坐位体前屈负数的人无法企及的弧度()

 

然后歌词先生眼睛里眼泪还没干,鼻子红红地就笑着开始请出乐队成员。最先上来的是键盘手mabo酱,给歌词先生扔了两个吧唧,他接住了第一个,第二个本来要接住了,结果打在他手心里又弹出去了,弹到了te酱的鼓上。然后又很远地给Lefty桑扔了两个,都接住了。

 

lefty桑又拆了一个,他自己看了一眼,露出个很痛心的表情,估计是破。因为我怀疑根本就只拆过一个中一个破,他始终就用的那两个,所以这几场一直不是中就是破……但是他没给我们看。然后歌词先生也没有问line,就说了说可以交换。然后说mabo酱穿着big黑T,歌词先生说上面的指南针图案好像是一个箭头在指着脸,让大家注意她的脸。mabo酱自己也笑死,伸手去蹭自己下巴,说我脸上没沾什么吧。

 

然后te酱拿着帆布包出来了,没有换T恤,穿着自己的宽松的黑T,领口很大,锁骨很好看,整个人就那种華奢的感觉。歌词先生说这个包上的字每场看起来都不一样,今天看起来就很像クニコ。

 

柴田桑出来,itwks就又狂吹他适合t恤,歌词说这是最适合t恤的男人来了最适合t恤的县,绝了!

 

歌词先生:那么今天就是这些成员——

Lefty桑:等会儿等会儿你等等

歌词先生:今天就是这些——

Lefty桑:不不不等一下,嗯……嘛,算了w

 

歌词先生:ww是的,还有个帮我们弄各种音效的人,但是今天也完全都看不见他!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好好干活!只有mabo酱那个位置勉强看得见他,说不定一看他其实在那里偷懒上网!

 

(taru酱拨开后台的帘子,只露出个头来甜甜笑,一脸想搞事的那种甜甜笑)(是真的只露出了头)

 

大家:好可爱!!

歌词先生:你这个人!!!你是知道自己可爱你才这样是不是!!!

 

(taru酱继续搞事甜甜笑,然后一会儿把头移动得高一点,一会儿又滑下来一点)

 

歌词先生:你只露个脑袋很可怕啦!!!好了ww大家掌声欢迎タルタノリキ!!

 

然后taru酱就默不作声地笑着走出来,走到舞台中间,歌词先生一个回旋踢去踢他屁股,腿抬好高,不过当然没有真的踢中啦。然后就说了taru酱买了个好相机,taru酱就举起相机给大家拍照。

 

歌词先生说今天好像可以下去,然后前排的妹子们就慌慌张张地收拾地上放的包包,歌词先生说啊大家有行李啊,那不下去了吧。(觉得第一排妹子要哭死了)大家还是想让他下来继续收拾,他说没关系没关系的,我会用下去的感觉拍的。然后就坐到了第一排的栏杆上,最后拍出来的照片好像飞起来了一样。

 

歌词说这个是全景吗?taru酱说不是哦,咔嚓一下就好了。就咔嚓了一下,然后歌词问可以了吗?taru酱举起了iphone又拍了一张。(后来歌词先生发的色调很黄的是相机拍的,官推发的是iphone拍的)

 

最后大家就一起上前鞠躬说拜拜了。我右边的妹子接到了柴田桑的拨片,羡慕w

 

全16场的tour终于只剩下两场了,我能去的只剩下东京最后一场了,时间过得真是快。这一年终于开始渐渐意识到,不可以再用以前那个メンタル弱い总是贬低自己的形象去看歌词先生了,他远比你我要坚强。

 

发售活动那篇里说我听他唱喜欢你的时候想起几句歌词来,后面就忘了说,其实是这几句。

 

你头发上淡淡青草香气 变成了风才能和我相遇 

你的目光 蒸发成云 再下成雨我才能够靠近 

我怀里所有温暖的空气 变成风也不敢和你相遇 

我的心事 蒸发成云 再下成雨却舍不得淋湿你 

 

哎呀……其实我是超级矫情的那种人的,每天都有一千句你是电你是光你是唯一的神话那种话在心里打转转,但是我……忍住()


希望tour圆满成功哦。

评论
热度(9)
©露露杏仁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