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露杏仁露

[repo]2017.7.16イトヲカシoneman tour东京终场

只写到半截的日记,其实是Live几天之后写的,没写完最近事情大多了就一直放着,然后没写完的部分现在也忘光光了就只能写了半截()但是我好不容易写的姑且发一下吧……



这天特别特别热,在zepp tokyo门口站着等叫号就觉得已经快要昏过去了,托大家的福拿到了非常非常前的整番,能在zepp tokyo站这个位置实在是知足得不能更知足了。因为番号靠前所以很早就进到了Live house里面,里面冷气开得很足,跑进来时候余光看见祝花,没来得及仔细看就冲进去了,和桃桃卡卡站到了第二排,歌词先生和lefty桑的中间的位置。

大家陆陆续续地进来了,live house慢慢地站满了,回头看过去真的好多人,不过后来看到照片觉得还是比我感觉到的要多。楼上的关系者席也陆陆续续有人来了,而且人很多。快要开始了,taru酱出来给乐器调音,穿了巴斯fes的小蜜蜂t恤,这次没有穿人字拖上台,还是很可爱地,面无表情地给每个乐器调了音,还是很想说,taru酱不适合电小红ww觉得每次taru酱在台上调音,下面的妹子们就会开始“かわいいかわいい”,亏他可以绷着脸面无表情的。

我们回头看的时候,看到后面有摄影机在待机,看起来很高级的样子,很快最前排前面也有摄影师待机了,桃桃猜是不是要出DVD,紧脏。

taru酱下去之后很快本番就开始了,入场的音乐响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最后一次听到这段旋律了,心里居然有一点点难过,然后乐队成员和itwks先后入场啦,这次乐队成员加入了另一位键盘手幡宫桑。他们俩还是穿了宣传图那套衣服,歌词先生戴着项链,穿了西装外套,外套心脏那里有一块绿色的图案,稍微浅色的那条牛仔裤,厚底的皮鞋。Lefty桑还是那条黑裤子和黑色运动鞋,最近两场都没穿马丁靴了,不愧是太热了,再穿皮靴要捂出脚气了(你闭嘴好不好——)

te酱很酷酷帅帅地喊了one two three four!startline就开始了。舞台挺高的,我们站在前面要仰着脸看他们,从下面看觉得歌词先生的刘海翘翘的,好喜欢他的头发,和我以前不怎么打理头发发质很差的时候很像()那时候头发真的束起来像一把刷子……不过我又拉直又染又漂又烫的,他就染染到底是怎么把头发搞成这样的。但是好可爱。他低头的时候,已经能看到有一两厘米左右的黑头发长出来了。如果他中间没有补染过的话,应该是巡演之前去染的,真的过了三个月啊,头发都长长了的三个月。

连着几首很活跃气氛的歌。今天唱了heart beat,感觉好像有一阵子没听过这首了,歌词先生唱着歌就走到很前面的地方来,站在舞台的最边缘,那里本来给他放了两瓶水,他走过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把两瓶水都踢倒了,看到他站在那个边边上,脚下还都是线,突然担心了一小下()

幡宫桑真的是演奏了各种各样的乐器,忘记是不是这首了,他摇了一个小沙锤还是什么,唰啦唰啦的,很可爱,柴田桑看着他就在旁边笑他。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全场这样跟拍他们,前面有三位摄影师,一位拍歌词先生,一位拍lefty桑,一位拍全场+观众席。觉得歌词先生真的已经舞台经验非常非常足了,离摄像头特别近的时候也一点不会受影响的感觉,后来有几首激烈的歌感觉他要撞到人家的摄像机。想起以前听过一个什么生放来着,好像是cof,让他们说第一次live的感受,其他人都是紧张到空白啊紧张得忘记了之类的,只有歌词先生,说到他中学和lefty桑一起那场live,说他站在舞台上灯光打下来,音乐响起来的时候觉得自己作为一个人,有某处不完整的部分啪地一下像拼图一样拼上了,觉得这就是自己应该在的地方。我当时听得好感动……我觉得他太厉害了,他就是应该站在舞台上,站在灯光下,唱自己喜欢的歌的。

跑题了。

歌词先生说:欢迎你们来到final!!虽然说今天是final,但是每一场公演我们都是一样看做特别的一场,所以今天虽然不是因为final而特别,但是同样和之前的每一场一样都是特别的,今天是我们的故乡!东京!

Lefty桑说:果然东京对我们来说是故乡呢。巡演去了各种各样的地方遇见各种各样的人,但是自己的故乡果然还是独一无二的,希望能够通过今天的live让大家喜欢东京。

然后说到6月21日发售了中央突破, 在此之前的live都是新曲没发售的情况下演出的,只有最后这三场是在大家听了的情况下演出的,是一次很大的挑战。但是itwks很喜欢新挑战,还会不断不断地进行新挑战的。之前给さぼりーマン甘太朗作了主题曲,icecream,今天在这里全国首次公开全曲!

桃&我:(抓住对方)啊啊啊啊——!!!!(尖叫)

桃:……摄摄摄像机……
我:……啊………………

能不能不要在这种时候拍我们啊(哭)能不能把我们拍得美美的不要拍这种动如脱兔的镜头……
如果出DVD我也是很怕了……(但是还是出吧…………

这首歌真的好好听,好好听好好听。电视剧那一小段早已经听了好多次,虽然也觉得挺好听的,但是是普通的好听。没有放出的部分是真的神级的好听,我觉得是itwks至今为止没有过的曲风,有点该说是jazz还是什么的感觉,很哦虾类的感觉。副歌的地方大概是因为太高了,唱了第一句之后,后面的那个地方都降八度处理了。

虽然说这可能可以说是小事故了,但是我好开心。一个是他降八度之后,第一段lefty桑可能没反应过来,到了第二段lefty给他高八度唱了和声,一下子让我觉得两个人好有那种相方的感觉,好可靠。此外就是,他如果硬往上唱也不是真唱不上去,但是可能会影响后面的低音部分,而且对嗓子可能不是很好,再加上如果唱劈了表现效果可能反而不如低八,他勇敢低八反而让我觉得很プロ。就好像交岚里有一期好像嘉宾是春马那期吧,他们跳那个Limbo舞,要把腰压很低,几轮下来nino自己主动说弃权这样下去腰要坏,在饭的视角看起来是很欣慰的事情。(迷之比喻)希望他更加珍惜自己,说是为了走得更久也好,再珍惜自己一些。

icecream的音乐歇下去了,大家纷纷鼓掌,结果他们两个突然对视,一脸很好笑的样子,lefty桑把手指举到嘴边说:嘘。

原来歌还没有结束,歌词先生把腰压得很低,像每次You要开始前那样,手伸出去划了一个弧线,观众席里的声音跟着他的动作一下子安静了下去,然后他唱了最后几句,好好听。这次确定歌结束了,大家重新鼓掌,在灯光已经暗下去,掌声响起来之前,歌词先生在黑暗的舞台上轻轻地笑了一声。

紧接着唱了喜欢你、一个人的世界。我失忆了这段……就一如既往地好;;

MC的时候说到tour的回忆,重温了函馆时候讲过的dont mind小故事,听他们一说,真的就好像昨天发生的事情一样。

说被出租车司机带到公园,发现樱花只有一分开,回头一看司机已经没影了。只好又乘出租车回去,和人家说,刚刚我们被骗说满开,结果只有一分开。新的司机说不不不这是五分开吧。歌词先生说哈?五分怎么也要这个角度吧(人間開花)

还有lefty桑在酒店撞见穿着机车外套的乐队成员4人组,歌词先生穿着女款外衣内衬都是小花花事件。只有两件男款两件女款所以歌词先生穿了女款。其实吧,他们四个人里绝对是鼓手的te酱更穿得下女款了,觉得歌词先生又好笑又温柔。

从樱花季一路到盛夏,这三个月里太多太多回忆,难得有这样的机会在日本呆这么久,能够看了这么多场,以后可能很难了。就算他们五年十年二十年都如一日地做音乐,以后还能看得见,但是同样的现场不会有第二次,那一场的感动也没法通过repo或者是另外一场来完完全全地弥补。想想有点点难过。

接着唱了さいごまで、トワイライト。

我以为除了前三场之外再也看不到的那个灯效,さあ旅の始まりだ这句之后的disco球,没想到在终场看见了。而且zepp的disco球真是太好看了,我们那个位置看不太到全场的效果,我回头看了一眼,好像漫天流萤……真是好好看,好感动……

接着don't mind之后,介绍了乐队成员,今天他们也闹taru酱说他是不是在他们看不见的地方刷亚马逊没有好好干活。说起来我觉得我可能不太协调()我没法一边打那个XX  X的拍子一边喊hang in there那几句……会打乱……

然后因为是final,特别地由他们来讲dont mind小故事啦。

lefty桑的太久没挖耳朵以为听力出问题事件。
歌词先生的同学借了日元还给他欧元结果因为汇率和手续费损失4000块事件。

凉凉的repo写得很完整了,我就不再详细写了。

听说洗耳朵之后真的会听得很清楚,我也突然想去洗一洗。
以及歌词先生说欧元的时候,有点可爱得没天理了。ユーロ!?ユ、ユーーーロ??
之后lefty桑说让那位同学如果在的话快点还歌词太郎四千块的时候,演出很严肃很不耐烦的表情,好像帮歌词讨债的收保护费大佬,很酷了。今后也请继续罩着歌词子!!(划掉)

然后唱了never say never,电小红好帅。今天电小红很正常,会场内看来很安全了(电小红出故障就是会场内有灵异的东西一说)。

MC歌词先生问,说实话你们有没有人去了Zepp DiverCity啊。
好像基本没人举手,歌词先生说骗人你们走错了不好意思说吧,然后发现还是有人举手的,说哦哦哦这不还是有的嘛!

不知道曾经走错过的V总有没有觉得仿佛被歌词先生翻牌ww

在外面排队的时候还和小夏说,墙上贴了好多“这里是Zepp Tokyo 不是Zepp Divercity”啊,看来错的人还是不少的。

歌词先生说他自己也走错过两次,不过不是演出的时候而是自己看别人Live的时候。
Lefty桑说当然啦,要是你自己演出结果走错了可怎么办。所以现在今天在这里的大家,都成功地到达Zepp Tokyo了恭喜你们!能见到你们太好了!

说起来九月份的时候歌词先生自己也有个在DiverCity的live,要争气哦不可以走到Zepp Tokyo去。(划掉)

然后说到前一天在北海道参加Join Alive的事情,说北海道已经非常热了,但有风吹还不错,感觉他们两个人非常的清爽仿佛变成Kinki Kids。Lefty桑说那我是刚桑。笑死了,想想好像没什么问题。

然后说回到东京觉得东京还是在梅雨中,很闷。Lefty桑说如果梅雨晴了他们可能要变T.M.R了。其实我不是很懂这个是在说啥,是说人家的衣装吗。

接下来就唱了SUMMER LOVER,Lefty桑的Rap真是好帅……以后也多写点!!

之后是Stardust了,这场不知道为什么歌词先生在这首里投入了超级多的感情……愛されるまで待てばいい/ぼやけたままで/僕らは一瞬では消えやしない这几句的时候,从我这个角度看歌词先生实在是太帅太帅太帅了。完全燃烧的感觉。差点打到下面的摄像师了。后面的几句也是嘶吼的感觉,想起lefty桑在采访里说可能这首歌其实才是itwks最表现了反抗精神的一首。好希望能够映像化,再让我看看这几句。他一下子突然燃烧了真的是让我整个人呆掉……呆到忘记拍手……


然后……虽然很突然但是我就写到这里了(x)没了。

——下面是自己的碎碎念——

实话说之后的我都记不太清了,但是记得的还有他安可mc的时候说会いたい、会いたい、ずっと会いたかった。今日のこと一生忘れないよ。当时真是听得不行不行的了,心里想,我也永远不会忘记今天这一天的。

想说路上的时候也是,每场You之前说着说着他就鼻子眼睛都通红的。喜欢音乐,想表达感谢,这些话他说了太多太多次了,说得太多以至于很多人在网上看着已经觉得麻木了,觉得他是不是在维持一个这样的设定。但是大家真的真的应该去看看他,真的真的亲耳听听他说这些,他多真挚啊,他是此时此刻最真挚最诚实的人了,每一场,每说一次都红一次眼眶。怎么能不相信他呢。

我好喜欢他,其中特别喜欢他在裤子上挂御守的样子,我觉得人对什么东西抱有敬畏是很重要的一件事,看着他那样子站在台上唱歌觉得有种清冷的感觉。也不是冷,就是……干净,きれいな生き方。我真的真的好尊敬他……


……再说我要把自己恶心死了,我走了(挥)

评论
热度(15)
©露露杏仁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