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露杏仁露

[repo]2018.10.3 重庆西漫 伊東歌詞太郎

流水账日记。大家也知道我写感想总是很恶心,这篇也一如既往很恶心。(靠)记性也不咋好,不知道有没有顺序混乱的地方。


今天是西漫的日子,因为主办方的消息一直不清不楚,加上时间上好像听不到几首歌,犹豫了很长时间要不要来。最后因为果然还是想见歌词先生一面,还是买了机票飞过来了。

其实九月份的大阪oneman本来要去,买好了机票订好酒店签证也办好了,结果因为台风,航班被取消了,很遗憾没有能去成,所以我上一次见到歌词先生还是在去年七月中央突破的final上。

有些认床,昨晚快要天亮才睡着,本来打算开场时间就过去,结果十一点钟左右才到会场。和阿笑汇合了之后,就找了座位坐下,不一会儿小夏也和我们汇合了。

看完了后半段舞蹈的表演,又看了melo桑的表演之后,中场有几十分钟的休息,和主办方给的时间表是不同的。休息结束后,下午的星歌会开始前,有四位嘉宾表演,前三位是国人唱见,最后出场的是歌词先生。

主持人:下一位登场的是很重量级的嘉宾!
大家:嗷嗷嗷嗷嗷嗷嗷!!
主持人:来自日本的伊东歌词太郎!
大家:嗷嗷嗷嗷嗷嗷嗷!!

歌词先生跑上舞台,穿着很合身的白衬衫和那条深色一些的牛仔裤,鞋子还是那双很厚底的黑皮鞋。不知道为什么,没有看到他腰上系御守。他头发最近才染过的样子,发根没什么黑色的部分。重庆这两天一直下雨,头发大概很难set吧,有些毛茸茸的。

他上场用中文说了大家好我是伊东歌词太郎什么的,发音很好笑很可爱。

然后第一首歌唱了ピエロ。
其实猜到了。live结束后看手机发现好几条转发我那条说预感他要唱大丈夫大丈夫的wb的,哈哈哈哈。

觉得好真实啊,很久没能看见他在舞台上唱歌了。一如既往熟悉的台风,客席に見せない仮面の下的时候举起手臂捂眼睛。客席に泣いてる君を見つけた的时候很用力地用手指观众席。还有用皮鞋不停地敲地板打拍子。间奏的时候看地面很用力地呼吸。都觉得很真实。

第一首歌唱完后,他说:重庆(中文)、first time!诶?我怎么说英语了?(日文)
(你还说日语了呢好不!!)

第二首他唱了blank disk中的その暖かな手を。
听到他说“请听,その暖かな手を”的时候我基本已经在惨叫了,没想到会在这里听到新歌,以为他会唱定番那几首呢。

这首歌大概讲的是他自己手术后的一些感想。很煽情的歌词。一直重复着会いたかったんだ、会いたかったんだ。
听到「残念ながら少しも変わりはしない 本当に歌が好きだ」那里的时候,真的觉得热泪盈眶了。为什么可以有人有这样坚定的梦想,一路走到现在都毫不改变呢。他博客、推特的语言习惯,还有唱歌时那种好像要燃烧自己一样的姿势,这些年来也都一如既往。手术成功、能顺利地复出真的太好了。火鸟风月,浴火重生的不死鸟,一定会有比过去更好更平坦的路。

忘记唱到哪里的时候,他有一个差一点跪在地上的动作,那里好催泪。

第三首唱了パラボラ ガリレオの夢。
也是很定番的歌曲了,以前听的时候没有这种感觉。不知道为什么手术后再听他唱很心酸,很难以形容,有种很释然的感动。
好像歌中唱的星光是他自己,曲折地跨越了那片死一般冰冷的天际,终于今天此时此刻照耀在了我们身旁,此后也还会继续飞行。
他把双手举得高高的让我们一起拍手的动作也还是好熟悉,跟着他一起拍手,把手拍得好痛,但是好喜欢这种痛,有种很真实地和他一起在这个空间里的感觉。(((我知道有人看到这里会觉得卧槽你也太m了!但我还是要遵从自己的内心说出来!靠)

一共就只唱了这三首歌,不过我的心理预期是一首,所以反倒有种赚了的感觉。唱完后主持人开始问他问题。

先让他自我介绍了一下。他没有用“唱见”称呼自己,而是说“我是来自日本的一名唱作歌手”。此外还说了“东京出生东京长大”之类,还用中文说了“东京”两个字。

翻译戏很多,给他加上了什么“歌词太郎说可能有些观众还不了解他,他要介绍一下自己blabla”。
歌词太郎没说好吗!!

接着主持人问他:路上live和livehouse的live有什么区别。
歌词:(正经)这个路上live啊它和livehouse的区别呢就是...诶是啥呢??
我们:恍恍惚惚
歌词:哦就是路上live和观众的距离比较近(比比划划)但是呢这个livehouse嘛它音质比较好滴!
我们:哦哦哦哦哦!!(鼓掌(反正不管说啥就是一顿鼓掌尖叫哈哈哈

接着主持人又问:听说你说过不觉得音乐是职业,说自己没有职业,那如果能选职业你想当什么呢?(主持人你说吧你是不是想问题的时候翻看搬运站了)
(歌词内心:卧槽这题太难预测了我没想到会问这个怎么办)(不)

他想了好久,最后说“小说家”。

可你已经是了啊!!

主持人又问:你在广播的时候会帮大家解决烦恼,那你自己最近有什么烦恼吗?(主持人你说吧你是不是想问题的时候翻看搬运站了x2)
(歌词内心:卧槽这题太难预测了我没想到会问这个怎么办x2)

他真的开始很纠结地思考。
主持人内心:(我没想到这问题这么难答啊冷场了怎么办)
主持人:啊那大家在他思考的时候给他点尖叫吧!
大家:kyaaaaaaa
歌词:(卧槽怎么回事大家叫唤啥呢!)(立刻很惊慌地去看翻译求助)
最后歌词说:我在烦恼要不要再养一只猫或狗。
主持人说:大家觉得养猫还是狗啊
大家:猫—————

虽然说真正烦恼的事情他大概不会让我们知道,不过,被问到烦恼需要思考这么久,一定大多数时候还过得蛮开心的吧,让我也很替他开心。


好像到这里问题就结束了,就转去签售区了。接下来只是我自己的签售内容了,没什么观看价值哈哈哈,预警一下。写出来意外地发现,还说了蛮多的,想说的姑且都说出去了。


我:好久不见
歌词:好久不见!谢谢你!
我:去年为止我还住在长崎,但是今年毕业回国了
歌词:啊你是haruka桑吧
我:诶!?!您记得的吗!?
歌词:记得的呀!这样啊,原来是毕业了啊
我:不过我明年又要去〇〇读书了哦
歌词:哈哈哈要去〇〇啊!
我:对,到那个时候我会再去live的!
歌词:噢!谢谢谢谢!
我:啊对了,12月的东京公演我也会去的
歌词:谢谢!等你来!(握手握手)
我:然后这个是信,可以的话请收下
歌词:好的!谢谢!(收下)
我:还有一件想问的...
歌词:嗯嗯!
我:itwks的活动什么时候能再开呢?
歌词:这个有点困难啊..对不起..(手比了个叉叉)
我:不不..没关系的..今天真的谢谢了!
歌词:也谢谢你!
(挥手拜拜)


总之,得到了第一枚简体的签名,也送出了信。一年多没刷过脸,真的很感激歌词还能记得我。同时提醒自己不要贪心、不要贪心。我只是再普通不过的一个饭,也没有很多人为他做到的多,只能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为他加油。

今天也有一些不愉快的事情。但是静下心来想想,这种事情,义愤填膺地鸣不平,或许反而会起到反效果、反而会使传播范围越来越大。不去理睬、装作无事发生、可能也是一种保护他的方式吧。

比起这个,希望live本身能开开心心,大家能够都享受到。也希望他被问到烦恼的时候,能够总是想不起该回答什么才好。

评论(2)
热度(32)
©露露杏仁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