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露杏仁露

[杂志翻译][00年9月DUET]大野智——危险的英才

在东京周边的某条住宅街上,大野正骑着自行车。他的额头因汗水而发亮,冒冒失失地踩着脚踏板。和平常给人的稳重的印象不同,其实他的运动神经也相当出众。97~98年的两年间,他在京都的舞台(KYOTO KYO)上表演,正是那里练就了他行云流水般的舞姿。


——在京都的两年间,我曾哭过两次。每天都在反复做同样的事情,有那么一瞬间忽然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做什么了。然后,忽然就好想回家,眼泪也流了出来。那时正好穿着牛若丸的服装,呆在舞台侧面做吊威亚的准备。就那样被吊了起来,一边吊在舞台上空一边哭,不过因为浑身是汗,观众应该也注意不到我的眼泪。这样的事情在第一年和第二年都各发生了一次。但是呢,这并不是我觉得厌烦的意思。在京都的生活很开心。不过,也会有突然陷入不安,精神上被逼迫到走投无路的时候吧?但是,只要哭一场就能够轻松起来,又能以新的心情站在舞台上了。的确有很多痛苦的事情,但如果没有那两年的话,现在我也不会站在这里。



这两年对于大野来说是无可替代的。是在公演上担任座长,迅速成长的时期。尽管如此,这段离开东京的时间,对于被选中成为岚的成员的他来说,也成了他不安的原因。

 

 

——从京都回来之后,参加了光一君的mask,少年队的playzone,作为MA的初期成员也进行了活动。现在才能说出口,其实在参加playzone的时候,我为自己的将来十分烦恼。我对插画也有兴趣,因为觉得插画的工作也不错而迷茫着。但是,怎么都无法下定决心……。那个时候帮忙了Jr.的录音。事务所的人联络我说“有大野的solo”,想着是什么歌呢,其实是A·RA·SHI。然后,就用那首歌出道了……。因为事出突然,我真的吓了一跳。在成员的层面上,倒是没有觉得不可思议或是担心,但有其他方面的担忧。总之,因为只有我起步得比较晚……。我在京都的两年间,其他人都上了电视节目对吧?觉得只有自己还不怎么为人所知。所以直到春天演唱会的时候,半年以上的时间一直很不安。事实上,试着举办了演唱会之后,发现自己的饭远远比想象中要多,觉得“啊,太好了”呢(笑)。这之后才有了自信。

 



在作为Jr.活动与另一个梦想的夹缝里左右为难……。命运女神轻轻地推动了烦恼着的他的后背。



——这十个月真的就好像一瞬间。岚的大家都很温柔。能有这样合得来的成员真的很难得。虽然有着自己的主张,但又绝不自我中心。“比起自己更多考虑他人的五人组”这样的感觉。成员都比我年纪小但是做事都很认真,都拥有自己的一片领域呢。



就这样忽然扭转了视线,话题变成岚的成员之后,大野的脸上露出了微笑。一边互相帮助,互相扶持,一边日益进步的岚。作为他们之中一员的大野,虽然缓慢,却也是踏实努力的类型,大概是大器晚成型吧。想要问问这样的他对于将来的看法。十年之后,会变成什么样呢?想做些什么呢?


——嗯~29岁了吧?我想结婚呢。理想的结婚年龄是28岁左右。而且,我想看看自己的孩子。然后,把他养育成“正义的伙伴”,怀抱着“来改变世界吧”这样想法的孩子(笑)。希望妻子是温柔坦率,和我比较像的人。能够理解我的人……,虽然几乎没有。工作方面,就保持现在的步调……。我觉得我自己不会改变,大家也一定不会变的。总之,先关注眼前的事情,为了夏天的演唱会而锻炼腹肌,为此我还买了锻炼腹肌的器材哦。这次solo的部分在考虑要不要以舞蹈为中心来进行。饭们应该也会想看我跳爵士的吧,一定。


能够冷静客观地看待饭们的想法和自己的事情,他拥有这种锐利的洞察力。既有认真处事的一面,又有柔软的一面。这种危险,一定正是大野智的魅力吧。

 

 

 

 

PS:翻这篇的时候,也找了一些古早的科普来看,看得稍微有点玻璃心。十五年前的他在杂志上一句话带过的烦恼,现在想想也真的不止那些。但是好在都过去了。以及说好的29岁结婚呢hhhhhh()

 

因为学业等等不能经常翻杂,而且也还是能力不够,还是谢谢大家有看。

评论
热度(20)
©露露杏仁露 | Powered by LOFTER